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01月15日  

2016-01-15 01:02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们甚至曾经以为,QQ可以用一辈子。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记得就在几年以前,网上一度还流行着这样的段子:
“我要给孩子留10个QQ号当礼物。从现在起每天都在线挂着,等孩子出生时,就全部升级成太阳了——10个太阳号,这礼物酷毙了。”
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我们那时还觉得,这礼物有趣又有爱,逗比又温情。
那时,我们还有着类似这样的担忧:当自己这一代人都不在人世了,我们的QQ号怎么办?
一个个好友的头像,那些曾发出“滴滴”的新消息声、欢快跳跃着的头像,会陆续地暗下去,永远暗下去,直到我们自己的头像也终于变暗、再不能点亮。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我们的下一代会帮我们打理它吗?还是永远就让它这么一直暗下去了?我们觉得,结局多半是后者。
我们曾经想象着那悲伤的一幕:无数个永远不再用的QQ号,自己的头像永远暗着,好友的头像也永远暗着。数以亿万计的它们联结起来,像一座沉眠在异次元的灰暗人间。
然而这才过几年啊,我们就发现自己多虑了: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“微信出来了”别说什么下一代了,我们自己都快把它忘记了。

在后工业时代,在互联网浪潮中,伟大的产品是那么容易迭代,速生又速朽。
每一个新的奇迹诞生,都在很短的时间里席卷亿万人,显赫一时,但又迅速被背弃。人类的列车飞快向前,上一刻的伟大产品,下一刻就成了被扔出车外的废纸片。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它在风中飞旋着,无助地从整个车厢的乘客窗前飞过,从人们习以为常的麻木眼神前飞过,直到消失在远方。
我的主业是读金庸,在那个武侠的世界里,王朝更迭是多么不容易啊。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
华山论剑每隔近三十年才有一次,才能决出东邪西毒南帝北丐。他们足足统治了江湖小半个世纪,直等到第三次论剑时,才有新的“五绝”诞生。
而今天,往后数三十年,不知会轮换多少BAT?
还记得我们买到第一只诺基亚手机的时候吗?我们曾无比珍重,喜滋滋体验着它沉甸甸的压手感,发誓要用很久。
但后来,我们就声称它只可以砸核桃了;再后来,连这也变成了一句谎话——到了真正砸核桃的时候,我们也根本想不起它来了。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还记得我们买到第一只笔电的时候吗?我们曾经像抚摸情人一样抚摸它,小心地开合着,惊叹着现代工业的造物,幻想它会陪你度过整个校园岁月,日后还陪你走遍世界。
可后来呢?它以令你讶异的速度人老珠黄,活儿固然不好了,模样也越发显得呆滞笨拙。你扫向它的目光里,慢慢地连温情都没有了。今天,它又被压在你的哪个箱底的哪个角落?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现代的造物,真的难逃方生方死的宿命?

我有一个奇怪的念头:生活中,身边没有一样东西的年头比你长,这其实挺可怕的。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
这意味着你最老,你最孤独,没有一个东西懂你,知道你少年、青年的故事。
我其实满希望,有一些伟大的产品能够生命悠久,可以像江湖武林中一样传承,就像降龙十八掌,可以从北宋传到明初;就像独孤求败一生只换四柄剑,黄药师一生只用两支箫。
在今天这个速朽的时代,还有没有什么造物,可以做到长久陪伴,并传承给下一代?


2016年01月15日 - 施冀洲 - .
 

就像独孤求败的剑,黄药师的箫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